<<  < 2011 - >  >>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




我昨天去见网友凡中圣了……

  市场部的工作就是这样,没个安定感。大学毕业几年了,居不安业不乐,现在在一家贸易公司做市场部经理,说是经理其实和打工仔没什么区别,现在经理这名头也就为了调动工作积极性,不值钱,20块钱一个,印盒名片就是经理了。

  由于为一个新上市的酒类产品做促销,我又被派到另一个城市作为期一个月的市场工作。与当地的代理公司接头以后,我就开始了为自己的安置问题奔波,上街贴了几张租房的小广告。

  想不到这么快就有效果,中午贴出,下午三点左右就有个叫凡中圣的给我打来电话。

  房子坐落在城郊结合部,好在有一班公交车还通到那里,交通问题没让我为难。房东是个姓薛的老人,约好了第二天上午随他去看房。

  想不到那地方还是这班公交车的终点,在车上睡一觉就到了,省的盯着下车。薛大爷在车站等着我,一下车凭直觉我就知道是那老头。车站到那个出租房有三百多米,薛大爷精神矍铄,还很健谈,这三百多米感觉一会儿就到了。象个北京的小四合院,院子后面是一个更大的院子,空场地上堆放着一些建筑钢材。我有点不好意思:“薛大爷,我最多租一个月,就是自己住,这院子太大了。”薛大爷说:“没关系,你看门房了吗?那是张大爷。是这值班守夜的,你就当和他做伴,一个月就收你一百五十元吧!”


……

杀人狂凡中圣遭遇“鬼小姐”后的恐怖故事
红衣小姐:凡中圣先生一个人呀?

  三十多岁的路人:是的。

  红衣小姐:一个人多寂寞呀,我陪陪你吧!

  路人打量了她一眼,微笑不语。

  红衣小姐媚笑着。

  路人扭头小心翼翼地观察了四周。

  红衣小姐伸手捂住嘴笑了一笑,柔声道:放心,哪那么巧碰到熟人呀?

  路人不放心:不好说。

  红衣小姐伸手一把握住路人的手,笑:哪有那么多的担心呀,走吧!

  路人象征性地推脱了一下,便由小姐挽着胳膊而去。

  夜很静,只有小姐高跟鞋敲击路面的咚咚声。

  夜很黑,只有昏黄的路灯,和路灯照射下,一对拉长的身影。

  这里是距市中心不远的光明路,这是条很普通的马路,普通到已经有点残破和萧索,但这种残破和萧索却掩盖着不安定的因子。

  一到夜晚,这条路上的法国梧桐下,就会出现三三两两花枝招展打扮妖治的女子。

  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,吃饭的方式有很多种,有人靠头脑吃饭,有人靠双手吃饭,这些女子却靠身体吃饭。


……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 尾页 页次:1/1页  10篇日志/页 转到:
浙江博客欢迎您!